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bet365足球网站 >> 三湘揽胜 >> 正文
零陵古韵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一武  日期:2018-7-27 10:07:23  浏览次数:

 

都是文章

 

柳宗元把一些句子放在水中

水就清了

把一些句子挂在山中

山就绿了

这些清了的水,绿了的山

都是文章

 

打鱼的老翁捡到了句子

但他钓没钓到鱼

我不知道

我知道寒风和雪

以及那条小船在潇水之上的颠簸

 

上山的蒋氏

也捡到了句子

他用句子治疗蛇伤

治疗久久难以愈合的愿望

 

我是他们的邻居

喝着柳宗元笔下的水

守着柳宗元抒情的山

水有多长要从蓝山的野狗岭算起

或者从广西灵川的海洋山算起

经过我家门前时

在蘋岛的山边汇合,之后

去了远方

 

 

绿天庵

 

芭蕉还在

风吹着它啪啪作响

不知谁在上面

行云流水

有些字不知写了多少遍

才有今天的样子

 

有人说起贫穷的怀素

说他一次又一次地在芭蕉叶上

舞来舞去

扫去尘世和尘埃

留下狂草与足迹

 

《自叙帖》的墨迹还未干

洗笔池和一天天长大的笔冢

滋生一串长长的故事

 

零陵郡

 

张飞答应刘备的声音

悬在半空 久久没能落下

想接住这声音的人很多

我从零陵郡出城

望着天空

跌进了历史的深渊

 

不远处

从京城贬来的柳宗元

捡起张飞落地的声音

山绿了 水欸乃一声

飘出蓑立翁的背影

 

我仔细辨认

找不到声音落地的地方

打量柳宗元弯腰的身影

未发现衣襟被刺挂烂

而心里

有一股激情

有一段敬仰的文字

蹿上来

 

怀 素

 

我从书堂寺走到绿天庵

怀素丢下芭蕉,神游去了

站在洗笔池前

我错过许多次狂草的情景

顺着墨香

识别芭蕉上的字迹

和千字文上的风骨

 

怀素可能不回来了

丢下的这些芭蕉

迎风起舞

彷如他游走的神笔

滑动出声

 

捧读自叙贴

看着在这里过往的人

川流不息

小小的绿天庵

落下一层又一层芭蕉叶

覆盖了怀素的笔冢

 

  

 

是为零陵

已有三千年的风景

城里城外

花开或者散叶

落下过往的印迹

将零陵这张脸谱

涂上厚重的颜色

 

从外地赶来的看客

喜欢她的封面

正如喜欢怀素的芭蕉

和柳宗元的文字

时间挪走的那点东西

跟着徐霞客在潇水上漂了七天七夜

挪不走的永州八记和那段城墙

在潇水两岸

朗读着零陵的风骨

 

潇  水

 

在潇水下游

我常常瞭望湘南以南

没有航标的河流

有放排的号子

粗犷悠长

岸上的野花

河里的浪花

开了一朵又一朵

一年又一年

释放出来的野性

溅到河岸湿了我的村庄

 

我不是潇水中的一个激流

一个深潭 或者一粒沙

但我心里流着潇水的血液

 

小时候,感觉潇水的漩涡

像村姑的酒窝

我天真任其流放

长大后,潇水的温柔

如我的初恋漫步河岸

我是一如既往的守候者

而现在,潇水是我的家

流浪在外的乡音

改变不了的是零陵话

 

亲吻潇水

就像抱着我的情人

洗濯相思

留下眷恋

 

零陵古城墙

 

零陵的古城墙就剩那么一点了

在大西门

读懂那段斑驳

追溯千年

 

它守望着零陵

我守望着家

接近与不接近

都有记忆存放在潇水里

或者安放在秦朝的竹简里

只是城北已经走了很远

城南和城东早已越过了墙外

它们的延伸

超出了零陵郡的管辖范畴

而经流的岁月

像城墙那么矮

又像城墙那般厚实

 

香零山

 

在潇水河中

你站了很久

尽管是石头,说不出话

也能解读流水的每一段声音

也能听见秋雁

留在季节里的叫声

 

来与去,都在你的脚下

急与缓像过客一样

望一眼你

就流走了

 

唯我对你痴情

像石缝里的那捧泥土

用生命的执着

和你相守

 

在潇水河上打水漂

 

在潇水河边

我们是一群孩子

选上薄薄的鹅卵石

身子斜成四十五度

打水漂

 

我的力度不够

三漂过后,卵石下沉

就飘不上来

 

跟着我后面的那个水漂

飘得欢

划出来的圈圈

成为弧线

成为童年的一道风景

 

永州大道

 

北面站在冷水滩

南边接到零陵

一条路的繁华被岚角山越拉越近

中间一段有点空白,它像郊区

有田,有山,有庄稼成熟到秋天

 

这段空白留下来

城里的季节分明一些

就会知道一年四季

地里种了什么,长了什么

吃饭的时候

也好叫得出它们的名字

 

这点空白

现在要连起来,把土地挤走

成为一片城市

许多年后

在城市住久了的人

分不清麦子和韭菜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bet365足球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bet365足球网站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