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bet365足球网站 >> 文学书画 >> 正文
礁石上的蚌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白亚军  日期:2018-7-19 10:03:13  浏览次数:

       初冬,江水甫落,像胖姑娘减了肥。


      沅江摆动着窈窕秀美的身姿缓缓流淌,它不再张扬,沿着村庄蜿蜒流向前方。它俯卧下来,把身体平摊在村庄之间、又放置于茂林的空垱里、还放软在平原的滩涂上,沉敛着休养生息。这几天水平面披上了轻纱,人就像是在仙境里面游。人站在江堤上一望,深秋初冬的边缘如同挑上了一面帘子,如酒肆里招展着的旗风:帘子外边是一种风情,帘子里则是另类景象。只不过这里一面挑过去是秋天的韵味,挑过来又含了冬天凝滞的影子,深秋初冬边缘的味道相互浸染,让人只想晃入其中,贴身它底层的韵色和裹挟的奥妙。

      仿佛一盹儿,便又顺溜走了一个季节。我忙从钟表的摆动里惊醒过来,去往时间的路途,为什么要错过生命里几十年存在的一些风景?

      这才几天的功夫,又生出不一样的感觉哎?

      江边有菊花。小雪过后,长江中 下游地区“荷尽已无擎雨盖,菊花犹有傲霜枝”,这里的菊花正旺呢。这是人群居住的地方,装上了了防护栏,就多了一层人类进步的文明。防护栏和花草相接的地方恰好生出一个罅隙,让好奇的人难免心里就冒出犹忽升起的念头。

      江水甫落,天水长阔,江把它一部分的底色露了出来,它一层一层地褪去厚重的棉袄,最后穿得只剩下毛线衣,打底衫,让丰腴的身姿变得苗条些,甚或赢弱些,在某个特定的时刻彰露出自己的特性。也许它就像肥笨灵巧的企鹅爱上南极一样。一个南极的属性,一种江南的特质。此刻,孱弱的阳光无力地覆在地面,护栏隔着江水十来米远,在不断下滑的斜面上,地面、岩石、江滩、还有一眼望不到头的远方,蒙上了一层萧瑟空远,就像一块还处于单一状态的调色板,越发给人莫名的阔绰和寂寂来。然而还是有渔民在水波上织网。

      这些弧度下滑的坡上陈满凌乱的石块,石块大大小小,就像一个无人收拾的乱石滩,它喜欢怎么摆着就怎么摆着,它喜欢怎么生着就怎么生着,它喜欢滚落在哪儿就滚落在哪儿。像一群做事毫无章法的散漫的淘气鬼。它随着江弯诞生,江到哪儿,它就伴随到哪儿。它粗砾、布满棱角,它还有些霸气,让你的双脚不能一下子落稳下来,你还需小心翼翼避开它到处显露的锋芒,选择一个安全的地方。这些礁石颜色深浅相间:灰色的、褐色的、黑色的,也许像人类一样有中青老年之分,每一轮岁月给它涂抹上不一样的淡和浓;有些还覆蔓着水草,犹如懒得梳妆的妇人蓬着头遮盖住脸庞,管它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风穿过村庄,透过林子,又从林子里赶上江面,江面有不大的波澜。水是深蓝的,绸缎般的蓝,我从书媒里知道高家索人的眼睛也是深蓝的,就忽然想到这汪深蓝同时也照亮了我的天空,此刻,我浑身的思绪被它点燃,激发着灵动活跃的细胞。

      水草蔓在外滩,波涛一浪一浪涌向岸边发出拍击礁石的声响,在礁石的棱角处、凹凸里、罅隙间、底座下,生长着一群群密密麻麻的生物体,心一下子就雀跃起来。观看触摸之下,一丛丛、一簇簇指甲壳大小的贝壳搁浅在礁石的丛林里,像一片又一片
鳞次栉比开在礁石丛林里的花朵,其间夹杂着有小若如米粒的,应该是婴儿吧!我突然联想到浩瀚的星宇,灿烂的星河里无尽数不清弄不明的星辰,它们就是星宇里的孩子,发出光亮璀璨着装点夜空。这每一块礁石,一块连着一块,大的、小的、粗糙的、光滑的,一片连着又一片,一直连接下去,连到望不着的地方,然后还一直这样无穷无尽,连绵相接下去,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呢!

      世界上的贝壳约为12万种之多,它遍布河川、溪流、湖泊、海洋,我初时以为大海才是它的家园,却浑然不知是自然界生物中仅次于昆虫的第二大族类。在我生活的地方遍布山涧、田野、堰塘、江流,它充满灵性,和水相关。我在发现它的同时又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自然课,我在课程里布满贪婪,补给我难以毕业的知识和视野。我曾经见到
扇状的、螺状的、笋状的,钟状的、瓣状的;又见到银色的、棕色的、黑色的、白色的、铁灰的、还有淡黄泛起绿意的;有的精致、有的粗犷、有的亮丽、有的混沌、有的使人感觉沉稳,有的让人心里飞扬。千奇百怪,纹理漂亮,像工艺师精心打磨制造诞生出来的杰作。女儿从大亚湾带回来海螺,放在耳边发出好听的声音,像风呜呜吹过,像海浪花卷起连绵不绝的潮声。  

 

    这米粒指甲般的椭圆形,这沅江的生灵,黑褐色的小小东西。有的微微透着缝隙,极少的只剩下空空的壳儿,是鸟雀们的侵袭吧?还是自然界的淘汰品?更多的是闭紧了嘴儿,它们把自己的门窗合拢,严严实实,在沅江的裸露地带群体搁浅,缄默。行人匆匆走过,我在时间的夹缝里发现了它们,掀开心灵上未曾启动的页面。

      小小的贝壳紧紧地吸附着岩体,密密麻麻地拥堵在一起 ,我用手去平滑过,它纹丝不动;我再用手去触碰它,它还是一动不动;于是我用手来摇动它,一种巨大的力量穿过掌心传递过来,这些小小的贝似乎像植物一样把触须和根植在土里,而它们是植在石头里。它们的身躯随着我的晃动而动,然而还是能强烈地感知它的深嵌,这可爱的东西还没长大,没来得及随着江水的跌落而回到江泥里享受天然的庇佑,我为难它做什么呢?

      一瞬间,澄澈如镜;一瞬间,感动如潮。

      站起身来,蓝色的江水一漾一漾地泛着微澜。远天、江流、礁石、以及这上面粒粒的数以亿计的小贝们,它们是初冬里一幅阔远的自然和谐的画面,看到脚下的这些小的可爱的生命,心就温暖了起来。它们能很好的长大吧?它们能安然回家吧!

      风渐凉,我悄然而退。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bet365足球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bet365足球网站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