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湖南省反邪教协会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要闻快讯 洞庭和风 科学普及 警钟长鸣 社会关爱 理论园地 经验交流 红枫视频 社会百态 爱心家园 宗教与邪教 心理与健康
神州风采 三湘揽胜 湘江评论 文学书画 歌舞曲艺 政策法规 读者论坛 通知公告 协会概况 基层动态 邪教大观 反邪教图书 反邪教知识
天气预报:
本站文章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 bet365足球网站 >> 文学书画 >> 正文
回回老娘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樊冬柏  日期:2018-7-27 10:08:35  浏览次数:

 

 

老娘,这称谓在村上所指不是某某男人“老婆”的意思,而是对年长女性的习惯叫法。这种叫法,当然多少有不尊重、不礼貌他人的味道,但村上人——无论大人小孩,论及某某年长女性,明里不说,暗地也要在其名号之后连缀“老娘”二字,好像不那样做,别人不知道她们年长似的。

回回老娘,是一个名叫“回回”的老年女者。村上人谁也不知道这两个“回回”的真正含义:前一个“回”是姓后一个“回”是名,还是这“回回”都是姓都是名?还有,这“老娘”老到何种程度,村上人一概说不出子丑寅卯来。

村上有三处古老大厅屋,乃是火塘厅屋、枫树下厅屋及神默厅屋。火塘、枫树下这两处厅屋,一个早己成了村上饲养犁耙田地牛们的场所,一个变换为村上碾碎五谷杂粮的碓屋。神默厅屋则住了一户人家,这户人家不是别家,乃是异姓人回回老娘。

神默厅屋南北敞开,无墙无门,没遮没档,四时的风可以任意穿堂而过。东西两侧,各有两间没有窗户的黑屋,这便是回回老娘的厨房与卧室。很多时候,回回老娘便在这两间屋子里忙碌与穿梭。

这古老的神默厅屋为何人所建、建于何时?村上人无法知晓。回回老娘是何时入居神默厅屋,又,是子承父业、还是麻雀占燕窝?这一系列的疑问,村上人同样是一千个的不知道。

打村上年长人睁开眼睛记事起,就好像发现古老的神默厅屋存在,就好像发现回回老娘在古老的神默厅屋里饮食起居。似乎,这神默厅屋与回回老娘是村上人最早记忆的物事。

回回老娘个子不高大,人却很秀气,眉儿弯弯,眼儿水灵灵,更有一头浓密的银发引人注目。一年四季,回回老娘无论是把一头银发织成辫子盘于头颅或任其自由散漫垂于腰际,都一样的十分美丽迷人。更让村上人刮目相看的是,整个村庄,就回回老娘拥有一双小小的脚板。这双小巧玲珑的脚板,有的说是天生的畸形,有的说是在那个女人以脚板小为美的年代,生下来就让长辈用长布条裹住脚板,不让脚板自然生长的结果所致……但无论何种解释与猜想都改变不了、都影响不了回回老娘有一双独一无二的小脚板。

在晌午或傍晚,有暖暖的阳光的时候,回回老娘准会搬出只大脚盆,注上半盆子温水,然后坐在脚盆边,慢慢地解开裹在脚上那条又长又青的布条,将她那脚趾紧紧相抱、脚背浓缩得如龟背的小脚板泡在水盆里,惹得许多细把戏看希罕。有胆大的,双手偷偷的往水盆里去摸,回回老娘准会眼尖手快地将随身带的响竹篙往地上一敲,立刻便有“啪啪”的炸响,吓得细把戏屁滚尿流,四处逃散。

这响竹篙锄头般大小,一头握得溜光溜光,仿佛上了一层明油一样那般明亮,另一头劈开形成小竹片子,像竹竿的头发。只是不知它属何种竹材,楠竹似乎比它粗壮,苦竹又似乎比它瘦小,威力竟是那般不可小觑,一旦提起它,尽管小竹片子晃悠晃悠的,但猛然落地,却是奇响无比,震耳发聩。

响竹篙终日不离回回老娘左右手。串门,回回老娘带着响竹篙;睡觉,也带上响竹篙,没了响竹篙,回回老娘似乎没了魂似的。有一回,村上人同她开玩笑,说出好多钱买了她的响竹篙,她似乎不高兴,老久老久的她将响竹篙砸在地上,然后声称,出一万两银子也不买,其时,那开玩笑的人早被那声奇响吓着走得老远老远了。

村上人没有谁不怕回回老娘响竹篙的——不,就是村上那些不谙人事的小动物也怕。回回老娘养了几只鸡,每到给鸡喂食时,左邻右舍的鸡也可能乘机偷食,这时,只要回回老娘扬起响竹篙悬在半空中,别家的鸡便落荒而逃。

有时候,回回老娘串门子,细把戏想看她小脚板如何快速“逃跑”,便躲在暗处,唆使狗狗追她,但她的响竹篙仅仅是落在地上,根本没落在狗身上,狗却反而像挨了重揍一样“呜哩呜哩”远遁。

还有,农忙季节,村上人常抄近路,牵着牛从神默厅屋穿过,牛有时不讲“五讲四美”,忍不住将粪便拉在厅屋里,闹得一厅屋的异味。回回老娘没声没响地搞了卫生,然后逮准时期,又没声没响地拿着响竹篙坐在厅屋里,奇怪得很,老远老远地,耕牛便抬起头,圆睁双眼,任凭村民死拉硬扯,硬是不敢越神默厅屋雷池半步。

除了响竹篙,回回老娘还有针头功夫。在她家里有一个黑大柜子,柜子里有一口黑大匣子,匣子里有各种各样的剪刀和棉线,更有一截又长又黑又粗的辫子。辫子上插满了粗细不一、长短不一致的寒光闪闪的针。村上有的人说回回老娘年轻时是皇宫的绣女,专门为皇帝身边那些三宫六院的宫女们刺绣;又有的人说她会针灸,是皇宫里的大医,专门替那些达官贵人望、闻、问、切;甚至还有人说,日本侵略中国时,有一年春上,一个日本兵头目率领几个喽来到村上,村上人都躲进了深山老林,但回回老娘仍坐在神默厅屋静静享受春天的阳光。日本兵见她有姿色,打她的主意,强拽她进了她的房间……后来呢?后来,除了日本头目摇摇晃晃走出了房间,其它的几个喽竟神奇地消失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后来,又不管日本兵在周边村子烧杀虏抢,但我们的村庄却是奇怪的风平浪静。果真是回回老娘的功夫?村上人只是猜想而己,其中真相,当然谁也不知道。

但村上人谁家细把戏要是“走痂”(实为甘积痨病),准会拽着细把戏去神默厅屋,找回回老娘“挑痂”。这时候,回回老娘就回屋里打开黑柜子,搬出黑匣子,再从黑辫子上挑出一口寒光闪闪的又长又细的针,往她自己的头发里来回磨蹭几下,然后捏住细把戏手指关节处用针一戳,挤出其中的汁液,又在门角里寻出一根稻草,撸去稻草衣,取出其中间一截空芯,插入小便器里沾上小便滴入挑破处,没几天,细把戏的“甘积病”竟然会不治而愈。

要是村上人谁谁眼睛病“挑针”(即为麦粒肿)、脚板患“硬丁”(俗称“鸡眼”)之类的怪病,回回老娘也会搬出她的黑匣子,寻出剪刀、棉线之类的法器,用线捆住某个指头关节,或者让患者脚板落地,用剪刀沿着脚掌画个脚板样,然后,拿剪刀在脚板图样里使劲戳几戳,不用用药,也将达到理想的治愈效果。

这不,回回老娘还会接生技术。村上孕妇,一旦临盆分娩,一般不上医院,而是用轿抬着回回老娘上门,说是这老娘有“杀气”,万邪不得近身。是是,还是非非,不得而知。但凡村上生产者,却奇迹地都是顺产,母子平安。而且,回回老娘从不收受孕妇家任何费用,顶多只接受几个鸡鸭蛋。有好事者统计,啧啧,村上的婴儿没有谁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都是回回老娘从其娘母体里分娩出来的呢。

那些赤裸裸经回回老娘双手伺弄而出生者,见风就长,而怪怪的是,一旦他们长大成人,穿戴上了衣冠,却很希罕着回回老娘的小脚板,并一有机会,便唆使狗们撵她,自己则躲在暗处偷乐。而张嘴闭嘴的,也很少有人称回回老娘为“回回奶奶”或“回回婆婆”,而是一概叫她“回回老娘”。在村上的小学堂里,上课时若有女孩子讲小话,老师十有九八在讲台上大骂:是不是回回老娘弄烂了你们的嘴巴了?!居然为人师表的老师也将回回老娘的生产绝技当成了一句骂人话。

在村上入居一辈子的回回老娘,自然不知道那些小小的恶作剧和幽默的调侃话语。乃至晚年,她仍然不知道犯了一个致命错误。她带养的唯一流浪儿长大成人,到了上学年纪,村上族人要她将带养儿改为村上人同姓,但她死守不肯,却把带养儿依据她的一个“回”字作姓,然后另择一字作名,叫“回某某”的。村上那些辈份高、年纪长的族人对回回老娘便有了更大的不高兴,乃至农村责任田承包到户时,村上那块偏远、地力又差的天水田结果分给回回老娘。

而在回回老娘终老的一天,村上人还以回回老娘不是本族人为由,不让她长眠本族的林地。结果,虽然问题协商得以解决,但她安息之地还是放在本族的野山,另外还要她唯一的带养儿额外给村上族人捐资数千元。出人意外的是,好端端的、立在回回老娘墓地里的墓碑没过上一两年,竟然拦腰而断。

后来又不知何故,在某一个清明节后,回回老娘的带养儿上完养母的坟墓后,用板车拉上他的家什走出了村门,一直没再回来。回回老娘曾住过的神默厅屋而后经风雕雨蚀,也在一个瀑风雨的夜晚轰然坍塌,渐渐成了一片废墟。再后来,又因村上地皮吃紧,有人看上了神默厅屋,结果在动土之际,居然在回回老娘的住室发现了一个地窖,又从地窖挖出了日本兵的头盔、水壶以及未腐烂的骨架。日本兵在此毙于非命,这是不可争议的事实。村上人又一下哗然,有的说回回老娘别看是弱不禁风的小脚板老女子,但她的响竹竿是暗器,还有飞针功夫,十个八个的近不了身,几个五大三粗、有枪有刀、走出国门的江湖大盗算什么?又有的说回回老娘无子无女,心狠手辣,好在那时没招惹她……林林总总,众说纷云,没完没了。

好在村上人不是历史学家,对那事儿仅仅是停留在议论的层面上,根本不会去深追细研。但村上人却是坚信回回老娘在妓院做过烟花女子,而烟花女子住过的屋场坏地理龙脉,再辟建房屋不会大吉利。那个原想在回回老娘屋场打算建房的村民也就改变了主意,又将那儿整成菜地。于是,有关回回老娘的废墟连同她的故事便深埋菜土之下,渐渐被村上人淡忘。这倒有一番意外的收获,遍种的时令蔬菜,竟是满园的葱绿茂盛与瓜果飘香。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文章录入:zc1213    责任编辑:jxfhaxm528 

    Copyright©2010bet365足球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0204187号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传真):0731-82241057  投稿邮箱:Hnfxj12345@126.com


    bet365足球网站微信“二维码”